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武宣百事通

搜索
查看: 1034|回复: 0

古炮楼的风云往事,东乡镇下武兰村

[复制链接]

3

主题

3

帖子

2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1
发表于 2017-5-18 02:0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古朴的村落  古朴的故事
武宣县东乡镇下武兰记事古炮楼风云往事    下武兰村之美,美在和谐,美在坚韧。烟雨田舍、如黛远山,朴素宁静的乡土是永远褪不掉的底色,不张不扬,让每一位路过的人都能细细品味。当城镇化建设与传统乡村生活结合,村民不再做旁观者,而是积极参与,建设幸福美好的家园。他们跟随太阳的升落苏息,朝晨踩着露珠上山,采把野菜,暮昏回家做顿饭吃,犒劳自己;大好晴天就在院处挂晒衣物,然后忙碌于旷野田畴之中;岁末时自发举办舞狮迎春活动,锣鼓喧天人欢笑。在这里,古朴的村落守着古朴的故事,在光阴一岁一岁的流逝中,守护着大山不曾改变的千里云月。
烟雨山麓的下武兰村,古朴宁静。(覃允府 摄)
下武兰村中有一座高四层突兀而立充满沧桑的四方楼,俗称“古楼”,楼壁用夹墙板夯筑而成,坚固实用。每层设有射击孔,周边立面弹痕累累,记录着风云往事。据村民委主任苏德魁、老党支书梁缝开介绍,1950年,全村曾被土匪围困,为与土匪抗衡自保,村民被迫在匪徒的枪口下抢建古楼,墙厚楼高,目的是为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居高临下打击进村之敌。1949年12月1日武宣解放,在全县上下欢欣鼓舞之时,人民政权根基未稳,还不是太平盛世。1950年下半年,由于朝鲜战争爆发,悍匪黄钜英(原国民党武宣县长)纠集匪徒,窜到东乡进可攻、退可守的深山老林中落草,不时出山掠夺财产、欺压乡民。下武兰村位于田垌中间,处于低洼地带,周边为高坡地势,更有那沙山、凭波山居高临下,村中一览无余。
屹立村中的古楼陈迹。(特约摄影记者 蓝炳培 摄)
为防匪患,村民砌起围村石墙;为进行有效反击,村民抢建一座四方炮楼;为防土匪枪击,村民将棉被湿水后挂满四周;为防土匪夜袭,村人在石墙上挂满丛火灯(一种用铁线编成网箍用于燃烧丛枝的照明灯火),映红周边田野;墙内有民兵轮班持枪严密监视,令土匪不敢近前。
下武兰村全是贫下中农,没有一户地主或富农,革命立场坚定,不通匪,不济匪,旗帜鲜明,这让土匪十分窝火,下武兰村民成了他们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他们欲把全村村民撵出东乡,不断骚扰。8月下旬,土匪占据了村边高地,围困下武兰村民,村中唯一生活饮用的苏家水井也被封锁在匪徒的枪口之下。村民白天无法挑水,只能在夜间猫腰窜到井边用手取水。村人同仇敌忾,与匪斗智斗勇,顽强对峙。彼时,负责清剿象县、武宣等4县土匪的解放军主力部队是四三七团。据92岁的下武兰村民苏若光回忆,当年剿匪时他和梁荣付为我方联络员,经常在夜间跑到东乡向乡人民政府报告匪情。梁荣付年纪比他大,每次行动梁荣付都走在前面,他交代苏若光:路上一旦有人盘问,你就从背后开枪打他!苏若光当时只有18岁,初生牛犊不怕虎,后来很多时候他都是单独走夜路联络。
当年剿匪亲历者苏若光在讲述既往战事。( 蓝炳培 摄)
8月底,解放军派出一个排的兵力前往下武兰解围,由苏若光带路,在夜色的掩护下,鸡不叫狗不吠,从罗梅绕道奔赴土匪驻地高桂村。当走到凭波山不远处,天已放亮,排长指着一处壕沟说,你就在这里躲一躲吧。很快,解放军就和土匪接上火,山边传来阵阵噼噼啪啪的密集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。9月上旬,在石牛村和高桂村边,一支解放军连队如同神兵天降。在与土匪的交战中,解放军奋勇出击,打得匪徒措手不及,晕头转向,最终伤毙匪57名,俘匪9名。但由于部队处于明处,匪徒躲在暗处,尹金声副指导员等10多名指战员牺牲,还有10多名指战员负伤。村民用楼梯、木杠和木板扎成担架,抬着伤员前往东乡救治,不料中途遭到土匪的伏击,子弹“嗖嗖”地从他们身边飞过,村民从未见过如此危险阵势,十分害怕,丢下担架就跑。不久,部队闻讯赶来,追击余匪,将伤员抬到东乡,并从县城调来迫击炮向匪轰击,匪徒弃甲丢盔,四散奔逃。东乡是匪犯最严重之地,在能够坚持抗匪斗争的19个自然村中,表现最突出的是下武兰村。该村当时只有500多人口,民兵枪支只有21支,他们在农会主任梁子才、民兵队长梁致电的领导下,在土匪的重重包围之中坚守49天,牵制了大量匪徒。

1951年1月4日,四三七团部队从下武兰、合群等地出发,对逃进十八山的匪徒展开武装清剿,搜匪战士将匪徒躲雨避寒的草烧掉,并进山岩埋伏。匪徒无路可走,或被捉,或投降,匪首黄钜英惶惶如惊弓之鸟,躲到石耈村边的钟公庙,被我方战士陈希武开枪击毙。祸害多年的匪患灰飞烟灭了,在剿匪战斗中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忠骨就埋于东乡烈士塔,安详地长眠在这风景如画的墓园里。直至今天,荒废的四方楼仍旧不失它原有的庄重,屹立村中,犹如一个身形伟岸的老者,护着村落一步一步朝着光阴深处前行。
村中遗留的寨门。(特约摄影记者 蓝炳培 摄)努力打拼谋幸福远树知村落,斜崖少农田。垌间开户牖,山谷出炊烟。这是当地人居环境的真实写照。在下武兰村,很多中青年都选择外出务工。村民梁寿才、梁寿新兄弟二人携妻带子在广东日企制衣厂做工,从1997年起至今已有20年之久。梁寿才说,外面不错,他们努力地打拼是为了幸福的生活。他和村里其他务工者一样,离土不离乡,将挣得的钱带回家乡建起新房,成为村中一抺吸睛的风景。乡村的现代化与传统的博弈与结合,农人的尊严、职业、创造与坚守,已经不再代表阶层与社会地位,他们是生活的创造者,能动地参与到社会和文明的建构之中。
时下待客,多是杀鸡宰鸭。每到年末,都是村民黎荣忙碌的日子。在村头路边,他正在带一帮后生批量杀鸭,这是山外老板预约定购的。2016年,他在村里承包30亩田种植水稻,还养殖了约1.5万只鸭,跟城里不同的是,山里的土鸭是在河边野地长大的,吃起来有韧劲的肉香。
舞狮队在村边训练“鲤鱼上沙滩”绝技。(蓝炳培 摄)
居于大山里的乡村,农户能将自己的粮食、家禽有保障地“送”进销售渠道,农人也是商人。建设幸福美好家园,这是全体村民共有的愿望。当城镇化建设与传统乡村生活结合,村民也积极参与进来,用自己朴实的劳动,建设和谐美丽的乡村。眺望周边的田野和大山,生活就这样在日出日落中继续,每天都有一些小改变,贫困的村庄、勤劳的村民终将收获他们期许的美好、安静而又温暖的生活。
来源:来宾网—来宾晚刊 / 作者: 蓝炳培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|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武宣百事通   

GMT+8, 2019-3-26 18:36 , Processed in 0.043190 second(s), 13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